葡京官网

图片信息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>政府资讯>>图片信息
年味
发布日期:2019-02-02  文章来源:新闻中心  作者:陈喜和/文 记者 周勰 姚锦萍 王锡友/图  责任编辑:朱妙圣
  

  年味者,过年之味道也!这种味道包括物质享用和精神享受两个方面,说明过年不仅仅是单纯的服装节或食品节,而主要是一年一度的生活情感的大爆发,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大团聚。过年通过各种传统的方式与形式表达人们对生活的愿望、情感、理想与追求,是一种内心得到富足的感受!

  

  现在的中老年人总是抱怨:如今的年味淡了!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?

  无论是年前的筹备工作、吃年夜饭、贴春联,还是守岁、穿新衣、拜年等等,这些传统文化的方式代代延续,是一种文化的传承。现在,虽然我们似乎还重复着这些程序,但随着经济的发展,生活水平的提高,产业结构的调整,许多农户迁移到了城镇,有些外出,甚至连过年也不回家了。不少农户大多单门独户地造了新房,可供给他们娱乐的器物设施更是应有尽有,因而大家彼此的关系也疏远了。且平时我们的物质生活与过年也没有多少差别,不过却少了以前忙碌筹备过年时的兴奋。这不免让人有些留恋过去过年时的丰富内涵。同时也让人越来越重视起年味来。

  俗语说:“三日清明五日年”,年前的筹备工作是最繁忙的。那时候,所有过年用的物资,都得自己准备,并且在平时舍不得消费,都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食用。我村缺乏柴火,平时就注意积累,把最好的柴火留在过年烧。条件好一点的人家,在十月份就要酿一缸黄酒过年。裁缝师傅到年关也是最忙的时候,要劳作到年三十深夜,人家等着大年初一穿新衣。那时候,用于过年的零食或茶配的蕃莳片,在番莳收获后,就着手开始晒制了。采摘晒好茶籽,榨好茶油。抽烟的人,也必须在年前,请做烟老司做好烟丝。那时候,磨面舂米大多要上水碓,因而早就要筹划好。后来办了磨粉机和碾米机,那年前也要碾好磨好充足的米面。在票证时期,还要盘点安排好诸如食盐、火柴、煤油、肥皂等日用品。在年前还要预算办妥正月里拜年用的礼品,一般的如红糖、红枣、饼干之类,高档一些的如荔枝、桂圆、橘饼、兰花根等。如此等等,总之一句话,就是把近期该处理的所有事情争取在年前办了结,以保证顺利过年和正月里有几天空闲的时间。

  

  临近年关,筹备的节奏就明显地加快了,浓郁的年味开始弥漫。那时候,大多人家都养了或大或小的猪过年,葡京官网俗语说“别人杀大猪(dī),坐自(己)门槛嬉,自(己)杀老鼠,食来油腻腻”,可谓心态平和,自得其乐。到了12月中旬,村里就有人开始杀猪了,此后,猪声嘶力竭、此起彼伏的嚎叫声,奏响了过年的集结号。

  12月下旬,还要将番莳片或油炸或炒制成蕃莳松,或炒制平时收集积累的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享用的诸如南瓜子、栗子、花生、葵花籽之类;有些地方还要熬制糖油,炊米冻米炒米泡,制作米泡糖。过了初十,还要选择一个吉日掸尘,要把家里所有的粪桶都清理干净。除夕前几天,家家磨豆浆做豆腐,炊发糕和糍糕,用豆腐水浸泡白笋海带(以前的野生海带很柔韧),然后切割。井边和水坑边,挤满了洗衣服,给鸡鸭和羊等开膛清洗的人们。到了25日,几户或十几户甚至几十户人家,呼朋引伴,摆起馒头场,忙于熬糯米粥酿酵娘,做馒头。还要炸肉丸、豆腐丸,炸豆腐等等。除夕前还要用猪头或猪肉、馒头等祭品恭拜本保殿诸神、镬灶菩萨、门口头菩萨。有些年,许多孩子结伴守在村本保殿门口,向祭拜者索要馒头,收获颇丰。孩子们也往往趁大人无暇顾及之机偷着疯玩。肩挑小贩的吆喝声也不时响起,他们也趁此机会,挣几个小钱过年。我村缺水,过年时用水量大增,大家挑着水桶,四处找水挑水。在除夕的前几天,我父亲在街沿、道坛或司间放一张八仙桌,为乡亲们书写对联,围着一圈评头品足的人。

  每当这个时候,家家冒烟,户户忙碌;锅盆碗勺交响,欢声笑语相间;厨房热气蒸腾,户外香气扑鼻。日间人来人往,夜晚油灯闪烁,大家忙且快乐着,呈现一片生机勃勃、祥和吉庆的景象。春节前后,也是办婚事、摆生日酒的高峰期,更增添了热闹喜庆的气氛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,经济发展了,我村许多人还成群结队地坐拖拉机,或骑自行车到县城办年货。说来不怕人笑话,我在师范读书时第一次吃到芹菜,觉得非常的美味,故在过年的时候,都会破例地去县城买几斤芹菜,后来,当闻到芹菜味儿的时候,就会条件反射地想到过年,这也算是那时候的年味吧。

  那时候,大家尤其是孩子们都怀着激动的心情期待过年,他们期待着过年时的美食,期待着过年时穿戴新衣服和鞋袜,期待着过年时亲人回家团聚(不管有钱没钱,都回家过年),期待着年夜饭后和大年初一尽情地玩乐,期待着正月里走亲访友,期待着自己又大了一岁……在充满希望的期待中,干活也特别地来劲,干最多最累的活,心情也是愉悦的。

  那时候,尽管生活贫困,但年夜饭是绝不能含糊的,即使倾其所有,也要做到极致。也只有那顿饭,暂时撤销了平时“肉只能吃一块、饭只能盛一次”的戒律,大家可以尽情地享用。但有一点,大人都会加以制止,那就是不能喝菜汤,据说喝了菜汤,那在新的一年里出门,就会经常被淋雨。

  那时候,吃过年夜饭后,大人们要债的要债,打扑克的打扑克,讲故事的讲故事,但大多在家坐岁夜。平时大人总要求孩子们早睡早起,而这晚要坐岁夜,一边享用零食,一边闲聊。我母亲说,坐得越长久,寿命就越高,于是我们尽量地硬撑着,最后还是战不胜睡魔。大年初一如起得早,还可以去各户门前捡拾接年时未爆的鞭炮。虽然没有或者很少有压岁钱,但早餐可以享用难得的美食——面条,条件好的还有两个鸡蛋。如果年前备办了新衣服、鞋袜、帽子之类的,都穿戴起来显摆了,如果能引起大家的瞩目,那种感觉就非常的自豪。特别是穿了新鞋的,大家都要来踩你的“新鞋扁”;衣服上沾染了一点灰尘,就反复地拍打。

  大年初一,是皇帝大赦之日。有些地方要男人起来烧早餐,但我们村没有这个习俗。吃了面条,家庭主妇一般都比较忙碌,而孩子们就可以自行支配时间了。在属于自己的时空里,身心放松,把平日里的一切琐事和烦恼抛到九霄云外:疲惫的躯体得以舒弛,禁锢的心灵得以放飞!这一天,可以听大人讲白话(故事),可以玩扑克、可以走程(一种类似于围棋的游戏),可以踢鸡毛毽、送过关,如果下雪或结冰,就玩雪或做冰车轮玩,也可以到章村、胡村看戏,或干脆在野外疯跑,或大家坐着晒太阳、拉拉家常等等。而我不善于玩耍,也不喜欢外出,只喜欢偷安于一隅,在家里静静地看一些书。

  那时候,去亲友家拜年也是一件美事,既不要干活,还可以得到尊重,享受美食。大家全是步行,有些平时人迹罕至的山间小路,在正月里也有了生气,那些大路,更是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如在路上有同伴,边聊边走,惬意极了。走路还可以熟悉道路地貌,领略山水风光,了解风土人情,磨炼毅力意志等等。

  

  那时候,大家都是同住三合院或四合院(明堂),人多住房狭窄,人口密度很大。一家美食,满院闻香;一家小孩,众家爱护;一家客人,各户问讯。相互之间往来密切,关系融洽,相互帮助,互通有无,其乐融融。

分享到:
葡京官网主办 葡京网址委县政府信息中心建设管理 浙ICP备09055164号   浙公网安备 33112202000129号  网站标识码:3311220003  技术支持: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